王治郅

为什么一(yi)定(ding)要(yao)上一(yi)所好大学(xue)呢?

作者:  发表时间:2018-08-28  浏览次数:


为什么一(yi)定要(yao)上一(yi)所好(hao)大学呢?

李(li)柘远(yuan)

为(wei)什(shen)么一定要上名(ming)牌(pai)大学(xue)?从我(wo)的耶鲁经历(li)说起坦率讲(jiang),当(dang)年(nian)熬夜苦读时,确实有过(guo)累(lei)得想骂人的(de)(de)时候。但学(xue)习(xi)之后的(de)(de)成就感和长(zhang)进,就好像品过(guo)好茶后的(de)(de)无限回甘。

    北大、清华、哈佛、耶鲁(lu)这(zhei)些(xie)地方,就那(nei)么值得人(ren)们前赴后继地向往(wang)甚至膜拜吗?如今(jin)“学历无用论”已不是新鲜事,既然这种观点获得关注乃至一部份人的认同,就一定有它存在的道理吧?

比如,最(zui)显而(er)易见的是,当今很(hen)多商界(jie)精英、行业(ye)领袖都(dou)没镶(xiang)过顶尖大学的金边:马云(yun),马化(hua)腾,董明珠(zhu)……更别提文艺圈的一众人生赢家了。而比尔盖茨和扎克伯格即使进了哈佛,也是在辍学之后才开创了各自的事业帝国。

且(qie)慢,请让(rang)我捋一遍“学历无用论”的逻辑:因为学历和往后人生的“成功”没有必然挂钩——所以学历(li)并非(fei)必需(xu)——所以在哪(na)儿拿到学历就没那(nei)么重要(yao)——所以好大学也就不是非读不可了。

可是等(deng)一等(deng),读大学,难道仅(jin)仅(jin)是为了给(ji)以后的事业做(zuo)铺垫(dian)吗(ma)?上学,什么时候(hou)被简化成了如此功利(li)的一件事?

让我们暂且抛开“成功”不谈——忽略“为以后的事业发达增添砝码”这件事后,读一所好大学,到底对一个人有什么实实在在的好处?结合耶鲁求学经历,我想聊一点自己的拙见。

好(hao)大学不只教你知识和技能,更教你怎么(me)学知识长(zhang)技能

在名牌大学读书几乎(hu)没有不累的。这个累,是苦(ku)心志,是劳筋骨。

其实,名牌大学(xue)和普(pu)通大学(xue)用的教材很多时候大同小异,这也(ye)意(yi)味着所学(xue)知识的内容与难度并(bing)不存在天壤之别。经济专业的学(xue)生都要从微(wei)观经济的供需(xu)关系(xi)曲线学(xue)起,英(ying)美文学(xue)专业的同学(xue)也(ye)都要读莎士比亚。

我认为(wei),优秀(xiu)大学(xue)和普(pu)通学(xue)校(xiao)在学(xue)习上的关键性差异,不(bu)在于(yu)“学什么”,而在于“怎么学”——学习(xi)的方(fang)法和过程,有时真的很(hen)不一(yi)样。

同一个知识点(dian),普通学校的学生可(ke)能(neng)只掌(zhang)握了皮毛,背一背概念,练几道习题,浅(qian)尝辄止;名牌大学的学生却可(ke)能(neng)通过(guo)教授讲解、小(xiao)班讨论、课(ke)外研究、文献阅读、论文撰写等多(duo)种方(fang)法,很深刻立体地消化一个知识点(dian)。

大二(er)上博弈论(Game Theory)这门课。开课时(shi),教(jiao)授(shou)先(xian)带(dai)我们一(yi)起(qi)看了《美(mei)丽心灵》这部讲(jiang)述博(bo)弈论(lun)大师、普(pu)林斯顿大学(xue)教(jiao)授(shou)约翰-纳什的(de)电影,让我们初步了解了纳什其人、感(gan)受(shou)到博弈(yi)论的(de)美丽。学习博弈(yi)论最基本的(de)“纳什平衡”时,教授不但通过“囚徒困境”等经典例子解释这个概念是什么,还让学生们试着设计出不同的博弈论情景题,发给班里其他同学去找“纳什平衡”。这样,一个知识点的学习就能引申出各种learning practice,而每种practice又加深了我们对这个知识点的理解。直到今天,我还对博弈(yi)论(lun)的各种概(gai)念记忆犹新,这一定得归功于当(dang)时的深度学习(xi)。

再举个例子。在一些学校写论文(wen),有时不得不说就是个“东拼西凑”的过程。“稍微查点资料,这里抄一些、那里再补一段话,改改措辞变成自己的“论点”,看上去八九不离十,只要教授别刁难就能过关。”

在耶鲁,每(mei)篇论文都可以写(xie)得(de)艰苦卓绝(jue)。为了(le)理出一(yi)篇论文的arguments,我经常要干掉(diao)几本(ben)书、跑上几次图书馆(guan)、查过几回期(qi)刊(kan)数据库,有时(shi)还需(xu)要和(he)面(mian)(mian)对面(mian)(mian)教(jiao)授交流观点(dian)。写(xie)的过程更(geng)是丝毫(hao)不能马(ma)虎,文章逻辑、遣词造句(ju)等方(fang)面(mian)(mian)都需(xu)要“庄严”对待;引用别人的观点和数据时,必须仔细做好注释、写全“参考文献”,否则就算抄袭,可能被追责。有些大四学生甚至会用一整学期来“憋”一篇毕业论文。当终于得到教授的肯定时,我有两个大四好友竟然当场喜极而泣。

经历这(zhei)么多的“折磨”与历练,有必要吗?作为过来人,坦率讲,当年熬夜苦读时,确实有过累得想骂人的时候。但学习之后的成就感和长进,就好像品过好茶后的无限回甘。知识学得很扎实这点自不用说,更重要的收获,还是通过深度学习所提高的各种能力:阅读力,写作力,分析力,批判性思维等等。这些能力综合在一起,就加强了一个人的自学力。而好的自学力不但在读书时有帮助,在未来几十年职场的摸爬滚打里,也会使一个人获益无穷。

 

好(hao)大学,好(hao)在“好教授,好学生,好校友”

 

“近(jin)朱者赤,近(jin)墨者黑”的(de)道理(li)妇(fu)孺皆知。还有一条(tiao)更通俗的(de)理(li)论,说一个人的(de)水(shui)平,大约是(shi)与(yu)他交往最(zui)多的(de)五(wu)个人水(shui)平的(de)平均值。对(dui)大学生而言,这五(wu)个人几乎就(jiu)是(shi)朝夕相(xiang)处的(de)同学和教(jiao)授,父母都不(bu)一定(ding)算得上。

20岁出头的(de)(de)年轻(qing)人(ren)(ren),三观尚未完全形成,性格也(ye)仍有可塑性。在蜕(tui)变成大人(ren)(ren)的(de)(de)过程中,每个人(ren)(ren)都或(huo)多(duo)或(huo)少受到身(shen)边人(ren)(ren)潜移默化的(de)(de)影响。若(ruo)想当一个优(you)秀的(de)(de)人(ren)(ren),就(jiu)最好(hao)多(duo)和(he)比自己优(you)秀的(de)(de)人(ren)(ren)在一起。

好(hao)大学(xue),关键的(de)一“好”在于 “人(ren)”好。没有(you)一所好大学不是人(ren)文荟萃、牛人(ren)辈出的(de)。在人(ren)才济济的(de)校园里呆四年,你(ni)会接触到(dao)(dao)各式各样的(de)人(ren)才,通过和他们一起(qi)上课、写作业、运动、聊天、旅行(xing)、谈恋(lian)爱(ai),你(ni)将一直被他们的(de)正能(neng)量气场(chang)笼罩,不知(zhi)不觉汲取(qu)到(dao)(dao)他们的(de)优点、逐渐变成更(geng)好的(de)自己。

耶鲁四年,让我倍感荣幸的一大收获,就是与一群“超级厉害”的人成为师徒、同窗和校友。

每个耶鲁学生的“厉害”都体现在不同方面。

有(you)才华方(fang)面(mian)的“厉害”:满分学霸,音乐诗人,发明天才。有阅历方面的“厉害”:十年级的暑假一路卖艺游遍南美写出一本畅销游记;18岁和(he)22岁代表(biao)美(mei)国连(lian)续(xu)参加(jia)两届(jie)奥运会击剑比赛并获奖(jiang)牌;幼时幸免于卢旺达屠杀(sha),与家人十年后(hou)在美(mei)国重(zhong)聚,长大后(hou)代表(biao)非洲难(nan)民在联(lian)合国演讲。当然,还有家庭出身(shen)方面的“厉害”:美国前总统肯尼迪唯一的外孙,印度首富唯一的千金,全球著名金融大鳄的小儿子……

我和这些厉害的同学们一(yi)起揉(rou)着惺忪睡眼去(qu)赶清晨第(di)一(yi)堂(tang)课(ke),在(zai)(zai)图书馆(guan)啃书到天(tian)亮,在(zai)(zai)星(xing)期(qi)五晚上的大派(pai)对上喝酒唱(chang)歌,在(zai)(zai)周(zhou)末乘火车(che)去(qu)纽(niu)约逛博物馆(guan)和艺术馆(guan)……我们探讨政治民主、生物实验与伦理道德、同性恋权利等深奥话题,更会一起在星空下畅想人生未来。每个耶鲁学生都在释放着积极上进的气场,在友好和谐的气氛里你追我赶。和这样一群人在一起,压根不敢偷懒,更不可能颓废。那些家世显赫的学生,也丝毫没有纨绔子弟之气。从他们身上,我感受到了低调、谦逊、彬彬有礼。

耶鲁的教(jiao)授们(men),是一(yi)群实力引领(ling)学术界,影响力延(yan)至政商(shang)、文艺等各(ge)个领(ling)域的牛人。大学四年里,我有幸跟诺贝尔经济学奖(jiang)获得(de)者罗伯特-施勒教授(shou)学习“金融市场理论”,同摩根士丹利前亚太区首席经济学家史蒂芬-罗奇教授讨论中国未来的经济(ji)走势,向著名的耶鲁大学投资办公(gong)室首席投资官大卫-斯文森(sen)教授(shou)讨教投资(zi)秘籍。除(chu)了上课时(shi)能(neng)近(jin)距离接触传说中(zhong)的各(ge)位(wei)“人物”,我还有幸和教授们在生活中切磋交流:跟日文教授学习剑道,到德国籍的历史教授家里啃猪手喝黑啤,帮英文写作课教授打理后花园的花花草草。

因为四年的同(tong)学(xue)情(qing)谊美好而(er)难忘,大家在毕(bi)业以后仍旧保(bao)持着密切联(lian)系,以耶鲁校友(you)身份为傲(ao)。不夸(kua)张地说,地球的每个角落(luo)都有(you)(you)耶鲁人在积极改变着这(zhei)个世界(jie),哪怕是(shi)一座(zuo)只有(you)(you)两个耶鲁毕(bi)业生的小镇,也可以成立一个校友(you)会(hui)。而(er)纽约、旧金山、伦敦(dun)等欧美大城市,更(geng)是(shi)有(you)(you)上千(qian)上万耶鲁人,从近百岁的老翁(weng)到二(er)十多岁的小伙都活跃(yue)在校友(you)活动中。

 

 

毕业后(hou)我喜欢穿着带有(you)YALE”四个粗体(ti)字母的耶鲁汗(han)衫(如上图(tu))出游(you)。而这(zhei)个耶鲁人的标志,也几次(ci)帮(bang)我邂逅校友。

有次去北海道的函馆旅行,穿着耶鲁(lu)汗衫在漆黑的山(shan)顶看夜(ye)景时,走来一(yi)位(wei)日(ri)本老先生,激(ji)动地用英语问道:“你在耶鲁读书吗?”听闻我刚从耶鲁本科毕业,他更加激动地握紧了我的手,祝贺我完成学业,“我是1972年从耶鲁(lu)毕业的!”在这座偏远的日本小城偶遇大学长,我也很激动,用日语跟老先生聊起耶鲁往事。临别前,老校友递给我一张名片——原来他是三菱(ling)集团一位刚退休的关键高管。Leo君,下次(ci)来日(ri)本(ben),只要(yao)你在东(dong)京,就要(yao)联系我哦。

还(hai)有一次到洛杉矶出差。在半(ban)岛酒店,我穿着耶鲁汗衫坐在大堂吧(ba)写文件。大堂的女钢琴师(shi)满脸笑容地(di)朝我走来,“你一定是耶鲁人吧?(You must be a Yalie?”得到肯定答复后,钢琴师说她的丈夫和女儿都是耶鲁毕业生。“看到你真亲切,你让我想起了我女儿。Leo,如(ru)果你(ni)还(hai)能在这里呆上(shang)一阵,一定来参加校(xiao)友(you)会的活(huo)动。下(xia)周,洛城的耶鲁校(xiao)友(you)会在好莱坞举办一场派对,梅里尔-斯特里普(耶鲁(lu)毕业(ye)的著名女演员)可能也来参加。

说起耶鲁(lu)的人(ren)就激(ji)动(dong),有些扯远了。总(zong)之,若想在青春最好的几年里,结识(shi)一群高智商、高情商的人(ren),和这群人(ren)成(cheng)为(wei)朋友/事业伙伴/爱人,让(rang)他(ta)们(men)给你(ni)带去源源不断的积极影响和改变,你(ni)就应(ying)该努(nu)把力,考上一所好学校。我(wo)相信,哪怕是只有一丁点上进心的同学,也希(xi)望与优秀的人为伍,而(er)不是和终日打(da)游戏吃泡(pao)面(mian)/发自拍修美颜(yan)/恋(lian)爱对象换不停/浑噩度日胸无大志的同(tong)学玩(wan)在一起(qi)吧。

 

名(ming)校(xiao) = 更(geng)好的(de)平台,更(geng)多(duo)的(de)资源(yuan) -->“成功”更近

 

如果使人受益一生的学习能力塑(su)造和出类拔萃(cui)的师生这两点(dian)“好”还不能说服你下决心为名牌大学的入场券拼一把,那么我们再聊一点实际的“好”。

好(hao)(hao)大学(xue)带给学(xue)生的(de)机(ji)(ji)会和资源往(wang)往(wang)是(shi)顶尖的(de)。而抓住一个(ge)好(hao)(hao)机(ji)(ji)遇,你的(de)起点就可能比别(bie)人高一截,毕业后(hou)直接进入人生发展(zhan)的(de)快车道。好(hao)(hao)大学(xue),好(hao)(hao)平台(tai),好(hao)(hao)机(ji)(ji)遇——这点其(qi)实挺不言而(er)喻的(de),但我还是想分(fen)享一个在(zai)耶鲁的(de)小故事。

大三上(shang)学期,我决定申请投资银(yin)行的(de)(de)暑期实习(xi)。每年夏(xia)天,华尔街的(de)(de)几大投行都会录取一些大三升大四的(de)(de)实习(xi)生,把他们分配到(dao)投资银(yin)行部(bu)、股票销售与交易(yi)部(bu)、研究(jiu)部(bu)等部(bu)门(men)实习(xi)8-10周。实习生最多能拿到一笔相当于人民币89万元(yuan)的(de)(de)薪(xin)水,表现优秀的(de)(de)还能提前获得全职(zhi)录用(yong)。这么好的(de)(de)香饽饽,自然受(shou)到(dao)一众大三学生的(de)(de)争(zheng)抢。

实习面试(shi)开始前(qian),几大投行的招聘团队(dui)通常(chang)会举办宣讲会,跟(gen)申请(qing)者“亲切见面”——告(gao)诉学(xue)生们投(tou)行是(shi)干(gan)什么的、“高大上”在哪里。那年9月,高(gao)盛、摩根士(shi)丹利、摩根大通、瑞(rui)银等(deng)几乎所有投行(xing)陆续(xu)造访(fang)耶鲁。他们派出的公司代表(biao),从大老板到初(chu)级(ji)分析师,也(ye)多是(shi)耶鲁校(xiao)友,与学生们“唠嗑”时毫无距离感,除了分享正经的实习申请秘籍外,还会聊聊哈佛耶鲁橄榄球赛胜算、耶鲁最好吃的食堂,甚至当年曾有过的校园罗曼蒂克。

一众世界(jie)顶级投行的(de)职(zhi)员(yuan)代表放下(xia)光鲜(xian)甚至自傲的(de)姿态,在(zai)白天忙得(de)焦(jiao)头烂额(e)之后,再(zai)搭两(liang)小时火车从纽约(yue)风(feng)尘仆(pu)(pu)仆(pu)(pu)赶到耶鲁,就是为了(le)能(neng)吸(xi)引(yin)更多这里的(de)学生应聘实习岗位。他们青睐“耶鲁”品牌,信任耶鲁学生的能力。这种待遇,是普通大学学生几乎没法得到的。

与我同届(jie)的一位高盛实习(xi)生(sheng)来自(zi)美国南(nan)方一所普通大(da)(da)学(xue),从(cong)大(da)(da)一便(bian)开始积累银行、证(zheng)券公司的工作(zuo)经(jing)验。平心而论,他(ta)(ta)能力(li)出众,踏实肯干,绝对不(bu)输(shu)给任何一位常春藤大(da)(da)学(xue)的实习(xi)生(sheng)。可他(ta)(ta)费(fei)了比我多得多的努力(li),才换来实习(xi)机会:没有一家投行到(dao)他(ta)(ta)的大(da)(da)学(xue)开宣讲(jiang)会,他(ta)(ta)只(zhi)得数次请假飞到(dao)纽约,参(can)加各大(da)(da)投行在华尔街总部的“集体宣讲会”(面向所有院校学生开放);几乎没有一位大学校友在投行工作,为了取经和“套瓷”,他只得千方百计在宣讲会上要到了大佬的联系方式,数次发邮件毛遂自荐,才争取到一两个珍贵的面试机会;面试时,他甚至收到“不公正待遇”——当他问(wen)到无法进入下(xia)一轮(lun)选(xuan)拔的原(yuan)因时,某投行招聘经理(li)竟非常不专业而旁敲侧击地说是(shi)因为他来(lai)自xx大学(xue),而不是哈(ha)佛耶(ye)鲁等target school”(“目标(biao)学校”,华(hua)尔(er)街几大(da)投行通常在target school招收绝大(da)多(duo)数实(shi)习生)……

作为耶鲁学(xue)生,我比(bi)他幸运、幸福了许多。除了让学(xue)生们在家门口参加(jia)宣(xuan)讲(jiang)会之外,数家投(tou)行为进一步表达诚意(yi),还在耶鲁组织了几十场一对一的coffee chat——员工请(qing)学(xue)生(sheng)喝(he)咖(ka)啡(注意(yi),是投行掏腰(yao)包),为他们(men)的实(shi)习申请(qing)出谋划策。高盛甚至专门请(qing)华尔街上(shang)著名的金融(rong)培训(xun)师到耶鲁,给学(xue)生(sheng)们(men)上(shang)课,一(yi)切免(mian)费(fei)。首轮面试(shi),一(yi)些投行更是将考官(guan)团(tuan)队“运”到耶鲁校园,免了学生们赶火车去纽约的麻烦。而普通学校的同学呢?“抱歉,我们不会在你校组织现场面试。”“抱歉,我们没有针对你校学生的实习培训课。”“抱歉,你需要自行预定航班飞到纽约面试。”

故事讲得有点啰嗦(suo),但只(zhi)是希望把名校学(xue)生得到(dao)的各种“优待”毫无保留说出来。老实说,写到这里,我真有点为普通大学的精英们抱不平——他(ta)们(men)很(hen)努(nu)力,很(hen)优(you)秀,也许(xu)比(bi)名(ming)(ming)校(xiao)学(xue)生更出(chu)类拔萃。可因(yin)为学(xue)校(xiao)在(zai)名(ming)(ming)气和(he)资源(yuan)上不(bu)够给力,所(suo)以没(mei)法给予他(ta)们(men)一个高平台、一条快车道(dao)、一份加速度(du)。

我们无法撼动(dong)这个(ge)现(xian)实,但我们可以绕(rao)过它——凭(ping)努力,考进一所(suo)好(hao)大学。同样优秀的两(liang)个人,那(nei)个拥有更好(hao)平台(tai)和资源(yuan)的人,往(wang)往(wang)会有更大的胜(sheng)算,不(bu)是吗(ma)?

回到文章的最初——上(shang)一所好(hao)(hao)大学,有什(shen)么好(hao)(hao)的呢?希望上(shang)面(mian)的三点,给出了(le)一部分答案。

大多数(shu)人一辈(bei)子(zi)只会读一次(ci)本科,有(you)的人会再读个硕士/博士。一生(sheng)就这(zhei)一次,那(nei)么为(wei)何不上个好(hao)学校呢?况且,好(hao)大学还有很多其他“好”:更棒的伙食,更美的校园,更多的奖学金……上大学,真的不只是为了拿一纸学历,而更是为了——在各(ge)方面让自己变得更好。

 

 


学校邮局        |                

地址:浙江省(sheng)温(wen)州市(shi)瓯海区梧田温(wen)中路(lu)165号 校办:0577-86760802 邮编:325014

推(tui)荐(jian)使用谷歌 搜狐 360 IE7以上(shang)的浏(liu)览器

Copyright © 2003-2018 浙江省温州中学 版权所有 浙ICP备12022855号

关于我(wo)们(men)

xml地图 | sitemap地图
奇葩说
分享到: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人人网微信
海上繁花 水浒传 月光变奏曲 冰雪奇缘 狼行者 一拳超人 该忘了 格力研发空调发电 凡人修仙传 天官赐福 西甲直播 两象打架一象劝和 日本名将张本智和遭逆转出局 王源 镇魂街 帝霸 穿越火线姐妹俱乐部 赛尔号 庆余年 生化危机 大赢家 吴亦凡 虎扑 王牌对王牌 日本男乒全军覆没 三生三世十里桃花 东京奥运会惊现北京奥运会纪念书包 雷神 如懿传 奥运开幕式生变故 房东回应免租4年河南急需这些物资 猫和老鼠 中国女足 今年盛夏气候预测 韩国泡菜中文译名 沃尔沃 生僻字 生化危机 梦幻西游 黄飞鸿之英雄有梦 赛尔号 万古神帝 千古玦尘 祸水红颜 变成你的那一天 穿越火线 奥运金牌榜更新 造梦西游3 Without Me 觉醒年代 生死狙击 网恋被骗八百多万 全球失业危机加剧郑州学校战时状态 三国杀 美常务副国务卿访华为何选在天津 欧冠 鸿星尔克评论心酸 | 下一页
Baidu
sogou
百度 搜狗 360